当前位置 :主页 > 基金 >

社区居筹成立基金会 人人参与管理口的事

* 来源 :http://www.tellcitypretzel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23 05:18 * 浏览 :

  无论在空间还是时间的维度,蛇口在中国历史上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地位——这里的“第一枪”点燃了的烽火、掀起进步的浪潮。

  2015年4月20日,蛇口社区公益基金举办《我和袁庚》图片展,和居民们为袁庚生日祈福,并启动了为成立民间社区基金会筹集注册资金的捐款活动。

  无论在空间还是时间的维度,蛇口在中国历史上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地位——这里的“第一枪”点燃了的烽火、掀起进步的浪潮。30年来蛇口的点滴变迁,不仅是深圳经济特区与发展的缩影,也是中国浪潮的前哨。

  一群先锋的者、一个承载时代风云的社区、一段对黄金岁月的追忆……这些元素聚集在一起,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

  2015年9月30日,全国首个由社区居民自发成立的社区公益基金会——深圳市南山区蛇口社区基金会(以下简称“基金会”)在蛇口成立,不仅揭开了社区居民自治的序幕,也为更多的社区自治提供了范本。

  无论在空间还是时间的维度,蛇口在中国历史上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地位——这里的“第一枪”点燃了的烽火、掀起进步的浪潮。

  “开始的初衷很简单,一群人建立一个池子,众筹发起基金,然后自己议事决定钱的流向。”她笑着说,要成立基金,首先得有人提出啊。于是,他们便寻思着召集10位“老蛇口”成为基金人。

  出乎所有人意料,除了这说好的10人,当天的活动还吸引了各的代表、社区一大群妈妈以及在蛇口颇有名气的艺术界人士、学者、教育家,甚至一位居住在蛇口的美国人类学家马立安也闻讯前来参加活动。这一天,13位人用罗伯特议事规则议出4条规则,半个月后,有89位蛇口人每人出资1000元人民币,凑齐了8.9万元,正式成立“蛇口社区公益基金”,以“让蛇口成为最适合人类工作和居住的地方”为目标,支持公益项目和活动,培育多元化的社区自组织、志愿者团队、社会企业等,并致力于向蛇口引进成熟的公益、组织及模式。推动社区公益生态持续改善,促进蛇口社会资本不断增值。

  深圳市在社会创新方面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头,几年前就计划成立100个社区基金会。蛇口基金会发起的整个过程中没有等着来主导,是因为在发起人看来,基金的成立应该走自筹之,这不仅符合“社区基金”的特质,也能在最大程度上保持基金的“性”“草根性”,让居民代表成为社区自治真正的决策人。

  随后,经过激烈、白热化的选举,社区居民通过竞选、公平投票,从89位发起人中推选出7位理事和1位监事,共同承担管理基金的责任和义务。这些人中有在蛇口工作生活30多年的谭子青,有招商局慈善基金会项目总监,有艺术家、深圳市胖鸟剧团艺术总监杨阡,有蛇口育才学校首任校长陈难先。也有80后年轻公益人、“蛇二代”张鑫。

  从89位发起人,到参选的11人,到最后入选的7人理事,风云变幻的过程中,“”二字一直蕴含其中。

  “整个成立和发展过程贯穿着‘罗伯特议事规则’和‘黄豆选举’的方式。”谭子青说。“罗伯特议事规则”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个生僻的词汇,而年轻人对于“黄豆选举”的历史背景也不甚了解。

  据了解,罗伯特议事规则是会议的体现,通过、附议、反对和表决等细节规则确保议事、中立且有序,其核心是不许人身、有话好好说、不许超时等。而“黄豆选举”的故事来自时期的延安,是中国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种选举形式,“而这种选举方式,也是基金对历史上蛇口治理的一次致敬。”谭子青说。

  无论在空间还是时间的维度,蛇口在中国历史上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地位——这里的“第一枪”点燃了的烽火、掀起进步的浪潮。

  基金成立以来,热心社区治理和公益的活跃在社区各个角落,为家园的建设献计献策、添砖加瓦,除了组织“蛇口沙龙”、新春访老、袁庚98岁生日祈福会等活动,聚集了不少人气,也引起了老中青三代的共鸣。

  2015年春节,《四海那个公园》图片展在四海公园举行。谭子青和同伴们将公园内一个废弃茶馆借用,将蛇口老牌社会组织摄影学会艺术家们的老照片收集起来进行展览,“活动吸引了好多蛇口人,老照片里有太多回忆了。”她说。

  为了增加活动趣味性,社区基金还增加了一个小环节——只要在老照片中找到曾经的自己便可获赠小礼品,有位抱着孩子的爸爸也在图片中找到了自己和孩子的身影,一些平日甚少出现的蛇口老人们都来参观图片展,寻找自己当年的影像记录。

  在这群热心市民的口碑相传下,基金的名气越来越大,在社区自治中的参与度也越来越高,但是,社区基金未来在哪里?如何更好地调动社区居民参与社区自治的热情?于是,将基金升级为基金会成为了不二的选择。

  “基金会是社会组织的一种,有别于民非和的是,基金会的成立有门槛。”谭子青说,根据2014年3月出台的《深圳市社区基金会培育发展工作暂行办法》,社区基金会的门槛由原来的200万元降低到了100万元,大大减轻了这个年轻社区基金的负担。

  “许多多年未联系的老同事、老朋友都通过这次众筹活动再次聚到一起,从100元、1000元、1万元到10万元,我们众筹的不仅是,还是人气。”谭子青说,在众筹的过程中,一些老蛇口人对于社区的、怀念之情,让她颇为,“一位贤达表示每年持续地捐1万元,有位三洋公司女工掏出了身上的买菜钱,凑足100元,专程送到我们手里,表达自己对社区自治所尽的微薄之力。”

  基金在给发起人承诺的时间内如期完成注册资金募集,其中蛇口居民捐款达73万,大于两家蛇口基因企业捐款的60万元总数,这100万元的门槛总算是跨过了。2015年10月18日,从深圳市民政局领到一张“执照”后,谭子青长吁一口气,心中的大石落了地。

  无论在空间还是时间的维度,蛇口在中国历史上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地位——这里的“第一枪”点燃了的烽火、掀起进步的浪潮。

  “社区基金会和专项基金会不同”,她解释,“专项基金有的专注做希望工程,有的专注帮扶,资助领域不同而已,募集到企业资金和聘请专业团队运营就能做成功。”而社区基金的不同之处在于,作为一个社区居筹、自下而上、自行决策、自发和内生性很强的基金会,如果它所行之事与职能有太多重叠,便会失去自己的独特性,“从发起到成立,我们一做公益、一践行、一摸索,基金会的未来之,需要我们思考。”

  据了解,基金会主要以资助公益组织和项目为主,“时间币”“单务和非单务”便是一个创新的。

  谭子青告诉记者,时间币是未来基金会希望重点打造的一个概念,对于那些既捐款,又积极参与社区公益的人来说,他们的工作强度和工作量可以被量化,并以数字的方式进行显示。公益和单纯的慈善不同,既爱心捐款又参与公益活动的“非单务”居民的积极参与,未来他们在公益付出上的互助式的回报,将吸引更多人参与,实现良性互动和可持续发展,也可以让基金会走得更远。她也毫不忌言:社区基金会的发展,更需要的支持。因为,作为社会第三部门的社会组织,在做着第一部门()做不了的东西。

  回忆起基金会成立的点滴往事,谭子青感言,没有蛇口便不会有基金会的成立;没有袁庚,便不会有基金会的发展,这与蛇口人特殊的身份认同感与地理、空间的认同感有关。蛇口是全国最早的地方,聚集了各地精英,发展蓬勃。

  “蛇口”到底为何,或许并非三言两语能说得透彻。谭子青告诉记者,袁庚老人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蛇口,他的理想就是把蛇口建设成最适合生活和工作的地方。“蛇口有很多探索走在全国之前,敢于创新、有思考的。蛇口根植于每一位蛇口中,那就是让一切价值观回归到常识、回归到人类需求本身的,就是回归到每个中的那个蛇口理想。”

  蛇口社区基金会成立于2015年9月30日,其前身是蛇口社区公益基金,是全国第一个由社区居民自发成立的社区基金会。

  蛇口社区基金会希望与所有蛇口人共同努力,营造最适于文明和文化生长的社区公共空间。为实现这一愿景,蛇基会以传承、务实、专业、创新为核心价值观,定位于社区公益平台的角色,积极整合各方资源,以资助为主要形式,支持公益项目和活动,培育多元化的社区自组织、志愿者团队、社会企业等,并致力于向蛇口引进成熟的公益、组织及模式。推动社区公益生态持续改善,促进蛇口社会资本不断增值。